拐杖

兴吹,我爱他,吹爆他!!

【all兴】失眠症 ( 短篇 •上 )

*略跳,不知道写不写得出心中的感觉。

*人物设定:
蕾蕾 独角兽
呜呜 冰块精
咧咧 火灵芝
阿爸 极地虎
鹅王 藤蔓精
大哥 松鼠草
里兜 兔耳草
妮妮 白熊精
倩倩 刀魂灵
别问我这么多奇异的东西怎么会在一个世界,啊哈,架空W

*以及,我脑洞有点大还容易错字,谢谢小可爱们的包涵【手动比心
*我大概是个假作者不要抱太大希望。

^

幽暗的蓝色包围在身边,冷冷的空气。从岸上看上去是一片被冻住的湖,冰似乎覆盖了整个荒原。

谁都无法想象这个冰湖下面会有一个狭窄的冰冻。冰洞里躺着一个奇特而又美丽的生物。

这是一只独角兽。躺在剔透的冰床上。


接近于银白色的皮毛,顺滑的搭在身上,泛着珍珠一样润泽的光。眼睛紧闭着,没有张开的迹象,长长的睫毛向上弯曲,末端似乎有晶莹的水珠。雪白的蹄子两两交叉放在床沿。奇特的独角在额前发着微弱的光,上面微微突起螺纹美丽之至。轻轻起伏的胸口证明这个高贵的生物还活着,不然这静止得就是一幅画。

独角兽身下的冰床突然化为了一个体态修长匀称的男子,眉眼精致,头发和冰一样的色调。独角兽在冰床变为了男子后身上也发出了柔和的暖光。在暖光里出现了一个青年。

青年看上去软软白白的脸颊上泛着粉色,鼻梁挺挺的,一头黑发,有几根不服贴的翘起。吸引目光的还是那红润的唇,饱满的下唇像一颗小樱桃,在一片幽蓝中那么显眼,让人忍不住去狠狠蹂躏。好吧,精怪也是忍不住的。

男子用手搂住青年,幻化出一张冰椅,坐在了上面,空出一只手在那红唇上轻轻抚摸着。

青年睁开了迷蒙的眼睛,把头靠在男子胸膛上,刚刚醒来声音有些沙哑把清凉的汽水音磨的带了一些性感:“世勋啊,我睡了多久了。”

吴世勋抚着那一头的黑发:“还不到十分钟。咦兴你的睡眠越来越差了。怎么了?”

咦兴,也就是张艺兴说道:“巫师不是说过了吗,就是最近会有命劫,导致失眠症爆发了。对了,世勋你要叫哥!”

“什么命劫,好烦,咦兴…哥你都不能好好睡觉了。”

说话的同时,一只白虎打破了冰壁。毛茸茸的爪垫碰到张艺兴的同时便收回了锋利的尖爪。白虎嗷呜嗷呜的抱住张艺兴的大腿,还蹭了蹭。

好呗,张艺兴可耻的是个毛绒控。扑在白虎的毛毛里闷闷的叫了一声伯贤儿。

吴世勋翻了一个白眼,嘁,不就是毛吗,我还有颜。真该加强冰壁的厚度,让边伯贤磨磨爪子。

边伯贤让张艺兴在自己柔软的白毛趴了好一会儿,才让他起来自己变成了人形。

“艺兴哥,我们要出发了,准备好了吗,这又找到那些人,你的命劫才能解开。” 不然只能渐渐消失。边伯贤的眼睛暗了暗。什么玩意儿啊,艺兴明明需要我就够了。

张艺兴察觉到了这一沉闷的气氛,温和的笑了笑,揉了揉边伯贤的银发,站起身,拿上收拾好的东西,回头向身后的两个大男人说:“走啦。”

冰壁在张艺兴面前慢慢分开,张艺兴身后的两个人互相翻了个白眼。赶紧跟上前面那个快消失在隧道里的身影。

外面的世界啊。张艺兴用嘴呼出了一口气,看那白雾渐渐消散在空气中。 不过和他俩在一起应该会很不错吧。

温吞的阳光,冰原。他们,要出发了。

不过,怎么才能让两个不同的生物不要互怼。今天的弟控也在烦恼。


远处的森林。


和冰原不一样的活跃的气氛,那里面闹腾着的人,还不知道,命运的大手,找到了他们。

^

小剧场:
呜呜:我有颜。
阿爸:我有毛。
-我们家起来就是冒烟组合,马上要头上着火了了,我们的艺兴哥啊呜啊哇,我们蜜汁恐慌。不想要其他情敌了,想要狗带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毫无逻辑可言ORZ,随性产物,希望看得愉快。
我需要小天使们的亲亲抱抱小红心和小蓝手。
以及我也不知道为啥控冰的是小呜呜不是大哥,白虎不是咧咧是阿爸。【颓








评论(11)

热度(33)